一通来自武汉的求救电话

一通来自武汉的求救电话

 2月16日,正在武汉市第九医院支援的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李昊接到医院医务科电话,一位新冠肺炎合并感染性休克、血压测不出的危重患者马上送到ICU。李昊立即组织医护人员准备对患者进行抢救。

患者是一名62岁的男性,意识处于模糊状态,脉搏几乎摸不到,全身可见皮肤花斑。多年的临床经验提示李昊——患者病情危重,随时可能死亡。吸氧、心电监护生命体征、建立静脉通路……一整套针对危重患者的抢救措施立即展开。可是,当看到患者的心电监护时,李昊觉得不对,患者的心室率只有30次/分,明显不符合感染性休克的临床表现。李昊立即对患者进行床旁十二导联心电图。

心电图结果让李昊心中一紧。患者根本不是感染性休克,而是大面积急性心梗,需要尽快接受PCI或者溶栓治疗才能挽救生命。可是武汉市第九医院没有PCI条件,在岗医生没有心血管专业的,再把患者转入其他有PCI条件的医院已经来不及了。

患者的女儿听到诊断结果后绝望地跪了下来,恳请医生救救父亲。看着患者和家属,李昊心中非常纠结,是联系有PCI条件的医院,还是就地溶栓?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决定都关系着患者的生死。在患者生死攸关之计,李昊果断拨打了远在陕西的西安交大一附院心血管专家吴岳教授的电话,向他描述了这位湖北患者的病情和所面临的困境。吴岳立即与西安交大一附院袁祖贻教授和田刚教授一起进行远程指导。他们认为,患者新冠肺炎合并急性心梗,诊断明确,病情危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应立即就地抢救,尽早溶栓。

患者有如此大面积的心梗,在溶栓过程中随时可能发生致命的再灌注心律失常、低血压等风险。为保障溶栓期间患者的安全,吴岳通过微信建立了“心血管远程支持武汉”的工作群。就这样,在西安交大一附院数十位心血管专家不间断地远程指导下,患者的溶栓治疗有条不紊地进行。治疗期间,在武汉支援的西安交大一附院重症医学科刘昱教授一直守在患者床边,每半小时为患者做一次心电图,为患者进行床旁检查,为远在陕西的心血管专家提供切实可靠的临床信息。最终,在两地医护人员的通力协作下,患者顺利溶栓,生命体征明显好转。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2月17日中午,患者心室率再次降至30次/分,同时出现阿斯现象。在武汉支援的西安交大一附院朱柏教授和刘昱看过患者后立即决定为其尽快安装临时起搏器。可武汉市第九医院暂时没有临时起搏器,得知这一情况后,袁祖贻和吴岳立即联系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心血管专家余锂镭。余锂镭带着放置临时起搏器的全套设备赶到武汉市第九医院,为患者安装了临时起搏器,患者终于转危为安。

截至目前,西安交大一附院已有近150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微信“心血管远程支持武汉”的工作群也为武汉市第九医院多名新冠肺炎合并冠心病的患者进行了治疗指导,为陕西支援湖北医疗队排忧解惑,为武汉群众的健康保驾护航。(白丹)

责编:张靖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